主页 > 飞艇新闻 >

幸运飞艇平台:哔哩哔哩影业45%股份仅售200万互联

2017-12-22 13:10:38

  原标题:哔哩哔哩影业45%股份仅售200万,互联网影视公司要如何爬出坑?

  文化产业评论:成立一年半的哔哩哔哩影业颗粒无收,大股东尚世影业200万低价甩卖,B站的二次元商业版图布局将受阻。哔哩哔哩影业的失败,很大程度上也是整个行业共同面临的迢迢的变现路。互联网影视公司要如何摆脱困境,爬出自己跳进去的坑呢?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5月22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出了一则股权转让公告,转让标的为B站(哔哩哔哩弹幕网)在2015年成立的影业公司——哔哩哔哩影业(天津)有限公司45%股权,转让方为公司大股东、上海东方传媒集团(SMG,原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尚世影业有限公司,挂牌价格仅为200万元。

  2015年底,获得腾讯投资后估值超17亿元的B站风头正劲,摩拳擦掌计划将二次元内容进行商业化变现。于是,B站和SMG旗下的尚世影业高调牵手,联合成立哔哩哔哩影业,号称要做B站用户自己喜欢的片子,并且聚焦在“下世代”用户的趣味和文化。

  成立哔哩哔哩影业,尚世影业出资450万占股45%,剩下的55%由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B站主体公司)持有40%,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英雄宽频)持有15%。英雄宽频是B站为获取视听许可证在2014年买下的公司壳子,也就是说,尚世影业是哔哩哔哩影业最大的股东,也是除了B站之外唯一的股东。

  持股45%的尚世影业,曾出品《蜗居》《甄嬛传》等热门影视作品,早前参与宣发的影片票房累计超过20亿,16年营收达到12亿,较15年大增92%。2013年以及2014年,尚世影业取得发行许可证的电视剧的数量分别是10部341集、5部198集,实力不容小觑。

  据报道,双方合作是基于B站在年轻用户中的社群文化影响力,整合尚世影业在影视剧策划、制作方面的能力,共同开发专门针对新生代群体的影视作品。而B站则利用在弹幕数据、用户爱好等方面进行分析为影视剧的研发提供方案。这一合作,也意味着B站已经将触角从原先小众的二次元视频领域,拓展到电影、电视剧制作领域。

  本该是一场强强联手、1+12的合作,为何过了不到一年半,哔哩哔哩影业会到了被大股东甩卖股份的地步?而一年半时间由450万变成200万,SMG是有钱任性还是急着用钱,非要以不到一半的价格把哔哩哔哩影业的股份卖掉?

  这些疑问或许可以从哔哩哔哩影业的财务状况得到些许解释——哔哩哔哩影业成立至今营收为零,2016年净利润为-0.61万元。

  B站官网显示,哔哩哔哩影业参与的首个项目是《神探夏洛克特别篇:可恶的新娘》大电影,但没有介绍具体参与的方式和程度,这部电影于2016年1月4日上映,在国内取得了1.6亿票房,哔哩哔哩影业曾为此组织过一场很“二次元”的弹幕专场观影活动,现场还有粉丝的cosplay活动。

  除此之外,哔哩哔哩影业参与投资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和动画电影《精灵王座》。但这两部作品的票房表现都不佳,其中《精灵王座》的票房为2502万元,《我在故宫修文物》虽在B站上爆红,但票房却只有645万元。

  最重要的是,哔哩哔哩影业并没有制作电影的能力,这让他们在整个环节的参与度变得很低。虽然不少人曾经期望哔哩哔哩影业能推出一些小成本的二次元作品,但看来这一块进行得并不顺利,而那些另类的观影活动也无法带来多少盈利。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转让方尚世影业实缴注册资本148.5万元,公司资产账面价值总计148.58万元,也就是说,B站和英雄宽频基本上没有缴纳注册资本,成立一年半以来亏的都是尚世影业的钱:

  换言之,尚世影业花了一年半时间往哔哩哔哩影业这个大窟窿里填了148.5万,现在不干了,想找个接盘侠以200万的价格把烫手山芋卖出去,淘汰掉不良资产。

  近几年内容创业的兴起让投资人不愁钱花不出去,更何况SMG这样有钱、有资源、有视听许可证的大集团。

  SMG的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在2015年底投资B站之前,就投资过格瓦拉生活网、一条视频、微鲸科技等文化娱乐相关公司,之后又在2016年投资了正午阳光影业、快手、懒熊体育、丝芭传媒(旗下有女团SNH48)、微影时代、懒熊体育,今年更是投资了新榜、梨视频和《吐槽大会》的出品方笑果文化。

  说实话,B站的发展速度确实超出大家预料,很多用户对B站的认知还停留在当初那个视频社区。当B站的二次元商业版图曝光,很多用户还是很惊叹的。

  B站董事长陈睿说过,B站的模式是内容衍生经济模式,“IP也好,电影也好,都会有一些衍生的变现方式,比如周边、比如游戏、授权、线下活动等等”。

  其中,游戏联运给B站带来的营收早就颇见成效,并成为当之无愧的创收部门。根据2015年的媒体报道,《崩坏学园2》游戏联运的月流水那时就已上千万。米哈游CEO兼《崩坏学园2》制作人蔡浩宇曾经对媒体表示,《崩坏学园2》超过50%的安卓收入来自B站,核心数据比其他的安卓市场高3~4倍。

  去年9月,B站还召开FGO国服手游发布会,宣布陈坤作为代言人。B站做的这款游戏不再只面向B站用户,而是面向了更加广泛的普通用户。事后,B站副总裁张峰坦言,开发布会和请代言人,是一笔很大的开销。但是他们必须着眼长线,即培育游戏IP、把IP做大。

  2015年8月,B站在上海举行了BML,由B站发起线下收费聚会,组织知名视频上传博主与粉丝互动。根据B站公布的数据,本次活动共吸引8400人到现场观看,线万,当天总播放次数则达到700万。

  2015年7月,B站发起并举办了第一届中国二次元游戏大会。陈睿宣布B站在游戏业务的总思路——建立游戏合作生态圈。同年6月,B站还直接投资日本动画《洲崎西 The Animation》,准备自制动漫视频产品。

  另外,针对宅群体中的高端用户,B站还在2015年4月上线了“攻略秋叶原,畅游二次元”的东京游等旅游项目。此前,B站已经高调宣布,拆分旅游业务,成立独立公司融资发展。

  2014年10月,B站实施了“新番承包计划”,新番指日本最近(或即将)出的动画,这一计划的实质是众筹买版权。呼吁大家出钱共同购买正版版权,这样B站才可以继续不在视频前播放广告来赚取版权费。例如,《干物妹!小埋》第10集的播放量是120万,有176人承包,用户出多少钱都可以,总金额未公开。

  其他收入来源方面,平台广告是基础收入;而像旅游、演唱会、自制动漫视频等,无论是从重视程度还是举办频次,相比较游戏,都只是B站商业化的一些分支。

  可以感受的出,一次次高调的商业变现行为,与B站此前的小情怀已经截然不同。而对于哔哩哔哩影业的失败,或许是源于整个行业共同面临的迢迢的变现路。

  前几年国产动画的明星IP莫过于《十万个冷笑话》,它除了以一千万的投资获得破亿票房之外,还有一条极完整的产业链。而业内第一批网络动漫的《泡芙小姐》,也有一些招商广告收入,除此之外,还有代言、授权收入,授权从文具、化妆品到栏目剧、真人电影各种类型都有。

  然而,与《十万个冷笑话》、《泡芙小姐》这样的明星IP呈现鲜明对比的是,资金能力有限的哔哩哔哩影业只能选择制作成本更低的剧目。于是和众多公司一样,哔哩哔哩影业开始和影视公司合作,授权开发电影、影视剧。

  一方面由于这些二次元IP的影视版权,是免费或低价卖出去的,另一方面动漫盈利主要靠手游授权和周边分成,所以在手游未开发、票房不景气的情况下,遭遇周边分成不足的哔哩哔哩影业,败下阵来是没有异议的。“现在国内很多东西卖不动,像日本可以卖卖DVD,卖卖手办。国内这块购买欲望比较弱,因为IP质量也不行。”绘梦动画的李豪凌曾这样说道。

  B站每次出问题,都会有人跳出来说,肯定是因为二次元的变现能力不行,二次元太小众,二次元都是没钱的年轻人在玩……

  据艾瑞咨询《2015中国二次元用户报告》,二次元用户花钱比例很高,56.2%的二次元用户愿意在周边上投入;48.5%的用户愿意为游戏付费;47.3%的用户愿意为漫画付费;36.6%愿意购买模型。而没在二次元上付费的用户仅占调查用户总数的5.5%。

  根据2016年艾瑞咨询的统计调查,2016年,核心二次元用户达8000万人,而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达2.3亿人。去年的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上,B站董事长陈睿就表示B站当时已有1亿的活跃用户。最近几年,B站也通过游戏联营、网站广告和贩卖周边赚了不少钱。热爱二次元的年轻一代已经逐渐走上工作岗位,且愿意为二次元付费,所以这一次我们就别让二次元背锅了,来看看现在日子都不太好过的互联网影业公司的整体情况。

  阿里影业亏损,乐视影业缺钱,小米影业战略收缩,腾讯影业主要项目不断失手,至于豆瓣、当当、聚美、途牛……其实都只是想在影视作品里里做个植入广告,来打打酱油。BAT三家在影视上都有所布局,但所获无几。

  腾讯的问题似乎最明显。手握阅文集团和腾讯动漫大量IP的腾讯影业,在主要项目上不断失手,主投的第一部影片《少年》票房还不到1600万人民币。除了参与投资的《魔兽》电影票房不错,腾讯影业的其他作品基本上不是票房扑街就是口碑不佳,至今还没有叫好又叫座的现象级作品出现。基于腾讯视频的企鹅影业侧重影片投资,至今也没有太大成就。

  阿里影业的logo在院线影片中出现最多,主要是因为阿里拓展影视产业的方式是收购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和博纳影业三家影视公司的股份。而从收入上看,2016年阿里影业全年营收9.05亿元,虽然比上一年增长了243%,但全年业绩亏损也达到了9.59亿元。阿里影业的解释是,亏损来自于淘票票对市场的补贴力度太大。

  唯一实现盈利的是百度糯米影业,不过也并不是由于内容制作。百度糯米影业的主要赢利来自平台为商家做的会员管理和营销推广,为商家提供会员票务卖品一体化解决方案、影院商圈阵地广告和影片的精细化发行。

  三家之外,乐视影业似乎是出品了不少高票房电影的互联网影视公司,但接连不断的资金风波让乐视影业在电影投资和宣发力度上都缩手缩脚。此前乐视影业主投的《爵迹》因票房仅有3.83亿而亏损就给乐视带来了不小的打击。从2016年5月到今年年初,乐视影业公司估值已经从98亿降到70亿元,缩水近30%。

  比起这些巨头影业公司,哔哩哔哩影业亏损幅度不算大。但巨头互联网影视公司的病,它似乎都有:参与投资的影片叫好不叫座,票房扑街、公司亏损,又不像阿里一样背后有强大的资金支持。哔哩哔哩影业成立以来实际缴纳的注册资本只有100多万,在参与出品影片的投资、宣发上也帮不上什么忙。

  少量资金让哔哩哔哩在影视制作上难以形成规模,出品的几部片子就省不下多少播放版权费用,公司要盈利也成了奢望。

  让互联网影视公司摆脱困境的方法也不是没有,主动战略收缩的小米影业就是个不错的例子。

  今年年初,小米影业主动解散了宣发部门,并表示以后只做影视投资和植入,不涉及电影制作。跟着打酱油的豆瓣影业(飞船影业)、当当影业、小米影业、聚美影视、途牛影业也都差不多是这个想法——只做品牌植入或自有IP的开发,不参与内容制作,跳坑的概率就变小很多。

  网易影业成立后出品的第一部电影《阴阳师》,则由工夫影业操刀,网易只提供游戏版权和宣传。这也是互联网影视公司发展的第二条路:跟传统影视公司合作,内容制作主要由合作方把关。陈国富导演创办的工夫影业对互联网影视公司们来说也是抢手的合作伙伴,正努力爬出坑的腾讯影业最近也宣布要和工夫影业合作电影《一代妖精》。

  互联网公司掌握众多用户和舆论的导向,他们的资本向影视行业流动也很正常。更何况,很多互联网影视公司手握视频、票务、O2O、游戏等业务,自有影视公司的发展有利于票务等业务的发展。阿里在影视方向的投入就让淘票票的市场份额不断提升,如今,淘票票在日活、新用户安装、下载用户等多个指标上都超过了行业第一的猫眼电影。

  同时,通过自有影视公司参与影视制作可以减少视频的版权费,也方便发掘自有IP的衍生价值和为自己的产品做广告植入。

  百度旗下的“纵横中文网”“百度书城客户端”“91熊猫看书”,阿里巴巴旗下的UC书城、书旗小说以及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腾讯游戏和腾讯动漫和都有大量原创IP亟待开发,腾讯影业、企业影业和阅文集团最近联合推出的《择天记》就是通过影业公司开发自有IP衍生价值的尝试之一。

  在资金、宣发和对用户的影响上,互联网企业确实有一定的优势,也能带来不少收入。但对于电影本身的内容,互联网企业们也确实不怎么在行。阿里影业在2016年将其自身业务分成了互联网宣发、内容制作和综合开发三大板块后,互联网宣发就成了赚钱最多、收入增长最快的业务,全年收入6.83亿元,占当年总收入的75%左右,比2015年增长了402%。

  互联网影视公司要在短期内实现发展,恐怕还是需要把资本、宣发和电影本身的内容制作分清才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幸运飞艇娱乐:【720P】【喜剧恐怖】音乐僵尸(1

下一篇:33张高清大图幸运飞艇娱乐: 带你看清鹿晗与小新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